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 海外感言 “China,good!”

Welcome开心蛋蛋为梦而年轻!

“China,good!”
来源: 本站原创  作者:鲍业建 时间:2019-07-08
【字号:

作为国际集团阿尔及利亚公司的后勤人员,由于工作需要,我经常要到阿尔及尔的舍拉加区周边采购。每次路过舍拉加法院办公楼的时候,心里都会涌起一种自豪感。

十几年前,这座办公楼刚刚开始施工,是当时阿尔及尔装修规格、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办公场所,时任总统布特弗利卡还亲自出席了工程竣工典礼。而在这栋楼的建设中,还有一段小小的、不为人知的插曲。

那时,我负责这个项目的水电暖及消防工程施工。在配电箱的安装工程中,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。我发现有个小型交流接触器不能正常工作,就在周例会上把这件事提了出来。业主方的阿国工程师和西班牙监理很不高兴。因为生产配电箱的是阿尔及利亚最有名的电器公司,交流接触器也是刚刚从法国进口过来的。我坚持认为配电箱有问题。双方争执不下,便决定现场检查一遍。阿国工程师拍着胸脯保证“肯定没问题”!

到了现场,我指着那个交流接触器下面的接线端子,对阿国工程师说:“你把这个线给接一下试试。”对方不屑一顾地说:“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不会。”然后,他顺手把线接上了,得意洋洋地看着我。我又说:“你试试送电怎么样?”他推开开关,日光灯没有一点反应。他重新紧了一下螺丝再次打开开关,重新接了线,日光灯静静地挂在头顶,却是一点要亮起来的意思都没有。对方急了,打电话给配电箱生产公司,要配电箱工程师立即赶到现场,不凑巧的是,负责配电箱的工程师正在国外度假。阿国工程师的口气立马软了下来,不是原来的腔调了,问我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。我回他:“我们负责施工,设备是你们提供的,我们只负责安装。配电箱修理不在我们的职责之内。”

西班牙监理跟阿国工程师一下子慌了,连说带比划地跟我解释:总统要出席项目竣工典礼,过几天司法部长还要来检查,时间紧迫,如果配电箱修不好到时候就难堪了。

我见他们态度诚恳,便答应试一试。

我把开关控制器的线重新安装了一遍,开关打开,灯亮了。这个配电箱的毛病看来是解决了。我跟着他们一起去检查另一个配电箱的时候,新的困扰又来了。这里的开关是直接控制五层的日光灯的。我发现这个配电箱也不太对劲。阿国工程师说:“这个就照你刚才的法子改吧。”我摇摇头。他三下五除二把线改接了,一推开关,灯亮了。他得意地看着我。我还是摇头。我们沿着楼梯走到了六层。电源开关打开的一刻,日光灯照耀得整个楼层亮如白昼,但是五层的电灯却在一瞬间熄灭了。原来,这里的配电箱全部存在缺陷,开一个楼层的灯还好,但要是开全部楼层的灯,就会出现跳闸现象。监理头都大了,要阿国工程师必须立刻排除这栋楼的配电箱故障。阿国工程师的气焰顿时矮下去一半,还不好意思地说要请我喝咖啡。

我知道配电箱存在问题,却也不清楚具体问题在哪里,因此也没有十分的把握,心里很忐忑。我翻了好几遍图纸,也没有找到症结所在。虽然配电箱的安装和维修不归我们管,但是中国人是这个项目的总承包,工程有缺陷终归是不好看的。我想了想,问题或许出在配线上。当然,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想。

白天我不好意思打开配电箱检查,到了晚上施工人员都休息了,我独自带着手电筒,把线槽打开,把塑料扎带剪开,开始检查。线路有点乱,我只好把手电筒含在嘴里,用两只手把电线一根一根分开。正值夏天,天气闷热,楼里空气流通不畅,灯光一照蚊子就往身上扑。汗流浃背的我,总算找到了问题所在。原来是几个漏电保护器共用一根零线导致的跳闸。我心想:用几个蚊子叮的大包换来这个结果也挺值。

没想到,第二天我还没来得及修配电箱,司法部长就突然“从天而降”。手忙脚乱中,业主只好把整栋楼的电给停了,才把配电箱的问题遮掩过去。部长通知大家,总统过几天就要来参加竣工典礼。业主跟监理急了,告诉我们,无论什么代价,这个问题今天必须解决!我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我说:“可以试着把几个小的漏电保护器改成一个大的漏电保护器,这样就不存在共用零线的问题,也就不会跳闸了。”

漏电保护器一换,果然一切恢复正常。由于司法部长检查的时候,业主方对外声称停电了。因此,法院领导要求,这次必须把发电机自动控制系统全部连接好,不能再出现任何停电的现象。总统视察的前两天,办公楼全部清场,安保人员开始防爆检查,闲杂人员全部离开现场。为了避嫌,我与其他外方人员全部撤离工地。到了总统检查的前一天,一个电话让我冷汗下来了。业主要求我立即赶回去,他告诉我,发电机出问题了。心里七上八下,又加上晕车,20公里的路程我吐了好几次。

等我晕晕乎乎到了办公楼,一群西装革履的阿国政府官员已经在那里焦急地等着了。这副严阵以待的场景,让原本还头晕的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。原来,发电机不能正常工作,启动几分钟就跳闸。司法部请来了各路专家,他们几个人拿着万用表,满头大汗,嘴里叽叽咕咕争论着什么。西班牙监理看见我,眼前一亮:“鲍,你来看看是什么问题?”

我无奈地说:“发电机不是我负责的。”他说:“问题不在你,我只是想请你帮忙解决一下问题。”我点点头,来到配电房检查了一下线路,一无所获。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,我无意识地把手放到了空气开关上面。这一看不要紧:原来空气开关负载没有调,电流显示为零,所以才会出现一送电就跳闸的情况!我又惊又喜,立即让人把电流调到60A。也许是太过紧张,工程师怎么也调不好。西班牙监理说:“鲍,还是你来吧!”电流调到60A,电动机开始正常运转,楼里的灯全亮了!十秒,二十秒,半分钟,一分钟,三分钟,五分钟……十分钟过去了,发电机还在轰隆隆运转着——一切正常!故障排除了!全体人员欢呼着鼓起了掌,嘴里大声喊着:“China,good!China,good!”我长吁一口气,一颗心总算落了地。业主兴奋地跑过来抱住了我,跟我说:“鲍,明天总统来视察你一定要来,没有中国人在现场我不放心!”

由于还有其他工作,项目尾声、办公楼终验的时候我没能参加。同事告诉我,那天,业主和西班牙监理一直在问:“鲍今天怎么没来?”

很多年过去了。回想起那一幕,我仍然倍感自豪。在海外,我只是一名最普通不过的中国工人,但是很幸运,我没有给祖国抹黑。时至今日,我都认为,那句“China good!”是对我这个海外游子的最高褒奖。


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